首页》》 集团概况 》》剑南春“剑指”150亿元营收 董事长疑案未决上市未卜
剑南春“剑指”150亿元营收 董事长疑案未决上市未卜
发布人:四川仙潭 浏览次数:172次 发布时间:2019/11/23 01:14:05

  “茅五剑”的时代早已过去,但目前屈居二线的剑南春仍然心有不甘。近日,剑南春对外公开宣称,2019财年的营收目标为150亿元。根据行业内的普遍预测,目前剑南春的年营收约在百亿元。对于剑南春的大幅度迈步,经销商已有切身体会。华东某地经销商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确认,今年剑南春给各地经销商的任务确有大幅度提升,该名经销商的任务目标较去年提高了超过20%。

  “剑南春这几年明显有与主流市场脱节的倾向。”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告诉记者,目前百亿级只是二线酒企的门槛,剑南春提出150亿元的目标也是形势所迫,毕竟是老牌名酒,现在被古井、郎酒等区域名酒逐渐赶超,确实压力较大,亟待突破。

  与此同时,剑南春作为主流酒企中为数不多的非上市酒企,其上市的进程一直模糊不定。记者注意到,从2018年9月12日剑南春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乔天明受审至今,已经有8个月尚未有宣判结果。就此记者多方询问都未采访到,这使得剑南春在上市前股权的归属问题更为复杂。

  150亿元的大踏步

  在目前的白酒行业,百亿营收似乎成了全国性白酒企业的“标配”。记者注意到,2018年全国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,营收超过百亿的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,其次,山西汾酒顺鑫农业都是90亿级以上。未上市企业中,包括郎酒、劲酒、剑南春等都是百亿级企业。

  对于剑南春来说,百亿营收已经不成问题,但如何成为二线品牌的佼佼者甚至重回“茅五剑”的荣光,才是真正的目标。近日,有媒体报道,剑南春提出2019财年营收达到150亿元的目标。对比目前行业内普遍估计的剑南春2018年营收破百亿现状,其2019年目标营收增长接近五成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8年,德阳市经信委发布的一份文件中提到,2022年剑南春主营业务收入目标是突破150亿元。据剑南春在2017年8月公布的数据显示,其核心大单品水晶剑财年内(剑南春财年为每年的8月1日至下一年的7月31日)营收约80亿元,集团收入突破百亿。此次,剑南春将150亿元的目标整整提前了三年。

  此外,在2017年初,剑南春从法国酩悦·轩尼诗-路易·威登集团收购文君酒的55%股权,全资拥有这一品牌。此后,剑南春曾宣称将文君酒打造为一个年销售10亿元的大单品。但截至目前,记者从文君酒所在地邛崃市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到,文君酒一年的销售额仅一亿元左右。

  对于剑南春在2019年的宏大目标,经销商们则有着深刻的体会。华南某地经销商告诉记者,今年的目标任务比往年的压力多一些,给出的业绩目标增长超过20%,但就现在的形式来看,剑南春方面并未给出过多的优惠政策刺激经销商。“据我所知,在优惠政策方面,剑南春针对不同的地区和城市给出的政策也不一样,所以很少会有文件性的优惠政策。”该说法,得到了华北一名经销商的确认。

 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,是剑南春在除四川本土市场外,优势地区相对分散。“例如在华东市场尤其是江苏、苏州做得比较好,但周边其他地方相对较差,在华北市场的天津反响相对较好,可是河北和北京则相对较弱,其优势城市往往不能形成优势地区。”上述经销商告诉记者,剑南春在很多时候都是相同大区的相邻城市销售政策都不一样。

  蔡学飞认为,正是因为各地区经销商的政策不统一,导致剑南春长期没有召开经销商大会。对于大型白酒企业来说,通常情况下每年都会在年初召开经销商大会,总结去年的工作情况以及确定本年度的经营目标和战略方针。“剑南春不但没有年度的大经销商会议,各个片区的经销商也很少开会,下面的经销商对于剑南春整体的发展思路和规划很模糊,甚至对划分的销售区域分布没有什么概念。”华东的经销商告诉记者。

  就此,蔡学飞告诉记者,剑南春的这种管理方式,显然具有与主流市场脱节的倾向。虽然剑南春一直在做大传播,但无论是高端品牌建设,核心产品升级,还是省外市场的拓展,都偏于保守。目前,过百亿的酒企已经不在少数,百亿只是二线酒企的门槛,剑南春提出150亿元营收也是形势所迫,剑南春受到的同质竞争压力已经愈发明显,“剑南春目前已经丧失了礼品属性的优势,这就意味着剑南春实际上处于与强势地方酒企同质竞争的状态。”

  “现在剑南春的品牌力大不如前,因而消费者对于价格格外敏感。目前剑南春消费端集中在婚喜宴上,这一市场竞争还是非常激烈的,可替代产品众多,水井坊今世缘等品牌的主力产品都是瞄准这一领域,但剑南春除了老牌名酒的认知之外,在品牌影响力上没有什么太大优势,所以现在大部分经销商都处于不敢轻易涨价的状态。”上述经销商告诉记者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顶部